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政治

“以言入罪”谭得志被扣已两月仍拒收声

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
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 AFP Photo/Anthony WALLACE

国安法6月30日晚自香港生效以来,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快必)可说是“以言入罪”首名因干犯国安法而被捕的政党人士。谭自9 月 6 日遭警方国安处上门拘捕,被控发表煽动文字等 9 罪,两度申请保释遭拒,还柙在荔枝角收柙所,被单独囚禁至今已近两个月。但他接受立场新闻的访问时表示,他仍然拒绝收声,他说:“国安法就是要香港人收声,所以不能收声,收声是对不起所有的抗争者。”

广告

过去半年,快必经常以“健康讲座”、“防疫街站”名义在街头宣扬政治理念,不时见警员在他街站附近围橙带、开扩音器以防疫为由驱赶,甚至举起紫旗警告违反港区国安法,即使如此,“快必”仍把“黑警死全家”、“天灭中共”、“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等话挂在口边。

还柙近两个月,快必中气十足的声音虽暂时从街头消失,却没有被高墙阻隔:墙外,党友陈志全(慢必)接手防疫街站;墙内,快必会在窗边扮开街站:“知道我们为什么被捕吗?因为讲话呀!”跟狱卒聊天,“你们起码有名牌,那些黑警连委任证都没有!”他在收押所会见室向记者说,自己还会“打国际线”— 跟隔离仓来自东南亚、蒙古、英澳美加等地的在囚者讨论时事。

“快必”谭得志和“慢必”陈志全两人本来是电台节目主持人,以嬉笑怒骂的方式批评时事新闻,之后两人投身政治活动,陈志全连续当选两届立法会议员,而谭得志则成为政党人民力量的副主席。陈志全与朱凯迪等民主派人士今年9月拒绝续任北京所安排的临时立法会的成员。留任的民主派人士则认为立法会必须有反对的声音,仅管他们知道立法会已经是建制派把持的一个橡皮图章。

立场新闻在收押所访问谭得志的时间只有15分钟,问与答的语速都异常紧凑。记者问他单独囚禁闷吗?他马上滔滔不绝,“不会,我会自己跟自己讲话,大声叫出去同隔离仓友聊天,来自什么地方都有,这样就可以打国际线,有时狱卒会问‘你是否精神病发作?』。”他又分享自得其乐的办法,只要看见窗户,就可以假装自己仍在开街站,他会高叫:“你知道唔为什么我会被捕?因为讲话呀!”然后就发表一轮评论时政。他有时会和狱卒聊天,“你们起码有名牌,那些黑警连委任证都没有!”又说,“我一旦选上立法会议员,必然会提出加你们(惩教)人工,cut 差佬的拨款。”

话到中途,隔离有另一名在囚者刚到会面间,快必朗声跟对方打招呼,“喂,hello!”他转头向记者示意,“都说嘛,这里很多手足!”反修例运动中,手足的定义是志同道合反政府争民主的人。

说到自己的处境,从政多年的快必显得坦然,想当然地道,“当然唔排除他(北京)会用国安法告我啦,但兜弯是无用的,无论我兜左弯、兜右弯,但问题不在我这里,是在个政权那里,它预了会整你,除非你收声啦,否则不要以为兜弯就会无事。”

15 分钟探监时间很快就过。当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尾音甫落,眼前的计时器刚好归零,快必显得很兴奋,拍了一下手后举起双姆指,做了一个“yeah”的口音,似乎对自己的时间控制显得很满意。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