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美中/政治

评论:拜登难改中美竞争关系 喘息空间后会是变革开始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示意图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示意图 © 网络图片

美国民主党参选人拜登声称胜选,香港论者普遍认为,中美关系是两党共识,难以改变两国竞逐格局,但措施日后会变得可预期,而由于拜登初期会着重抗疫和经济复苏,以及在国际上重新加入国际组织和协议,无暇顾及中国,中国将有一定喘息机会;但长远而言,拜登领导的美国亦会在对华方面变得强硬。当中,学者沈旭晖预料,拜登任内后期会形成一个「美国领导盟友、逐步与中国有序脱钩的『多边特朗普路线』」,而变革领导者会在四年后出现。

广告

原籍香港的台湾学者林泉忠在脸书上撰文,指拜登在竞选期间虽已表明中国是首要竞争对手,但仍脱口而出,称俄罗斯为美国最大威胁,意味拜登新政府不会像特朗普政府般一味抗华,对华政策在外交战略中比重会下降,亦不主张全面开打「中美新冷战」,这将让被特朗普狙击的中国,有一定程度的喘息机会。

但他指出,中国过去的政策和人权纪录已令民主党与共和党对中国的不满、失望以及欲遏制中国的战略方向高度一致,加上曾支持中国加入国际社会、让中国走向自由开放的民主党已生悔意,甚至拜登本人亦已由对华「软鸽派」蜕变为「硬鸽派」乃至「半鹰派」,预料未来四年,新政府会在贸易、科技、台湾、香港、中国人权、南海等议题上,延续特朗普的强硬路线,甚至扩大对香港官员的制裁,并运用该党擅长的国际连手策略,与欧洲盟国连手遏制中国。

另一国际关系学者沈旭晖在网上和报章撰文均指出,即使拜登企图沿用过去的民主党政策,让中国接受国际规范,亦不会成功,他直言,若可以成功,早已成功,现时的实情是中国崛起并在国际组织中迫使各国接受其准则。他续称,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虽然放缓,但仍然是美国的三倍,全国GDP超越美国是指日可待,而根据国际组织的规则,美国要从中国手中夺回领导权并不容易,若拜登没有结构性颠覆,只会令中国加深在国际组织的影响力,届时,美国民情还是会要求当局另起炉灶。故此,形势发展下来,不赞同脱钩的拜登,最终可能变成「有序脱钩」。

贸易战方面,沈估计,声言不打贸易战的拜登,客观形势亦令他不得不打,但方法不同,例如针对华为和抖音的战略性脱钩,拜登会较为谨慎是否使用。

沈旭晖预计,要求拜登转变原来立场的理力会在两年后来临,因为特朗普即使下台亦会继续发挥其意见领袖角色,其言论会对美国国内的右派人士和半数选民有影响力,迫使拜登转为走对华强硬路线。他更直言,拜登任内是国际社会的过渡期,四年之后,改变现时全球格局的真命天子才会出现,在此之前,社会会有更激烈辩论。

中国学者亦对拜登新政府抱观望态度,当中,中国人民大学外交学系教授王义桅接受《明报》方问时称,拜登的政策,预测性较高,对中美和世界的冲击会少一些,但中美关系仍有变数,因为美国是最能破坏世界的力量,也是最能影响中国发展的外交变量,中国已为此做好应对准备。

而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则指出,若中方对美政策有所调整,减低威胁感,中美关系可望有所改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