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美国专栏

从2020总统大选看美国选举制度的缺失

音频 04:35
美国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与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资料图片
美国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与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17 分钟

2020美国总统大选,多数媒体已宣布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获胜,拜登也开始组建内阁准备入主白宫,但竞选连任的总统特朗普已在四个州向当地法院提起民主党选举舞弊的诉讼,除非特朗普在未来几天内承认败选,否则,谁赢得总统大选这场官司要打到最高法院。选举本来应该是由选票决定输赢的,但美国的总统大选已经多次不是由选票而是由最高法院裁定谁输谁赢,这说明美国的选举制度存在缺失。

广告

美国的总统选举,与任何国家都不同,不是一人一票选出,而是由党派指定的各州选举人到本州首府投票选出。某个总统候选人,如果赢得某个州50%以上相对多数的选票,那么他就“赢者通吃”,拿下那个州的所有选举人票;谁得到各州选举人票总数的一半以上,谁就当选总统。这个总统大选的选举人制度,是1878年费城制宪会议上美国的先贤们制定,1880年正式实行,距今220年,那时电报、电话、汽车、火车、飞机都没有发明,美国处于以马车为交通工具的时代。制定选举人制度的重要原因是,美国幅员辽阔,南北方差别大,选民不能全面了解情况,而且难以将各州的选举结果迅速、准确的统计和汇集,便想出选举人这种委任选举的办法。但220年过去了,美国已进入互联网时代,信息一秒钟之内便可传送到任何地方,美国却仍在沿用马车时代的选举制度。其弊端越来越明显:2016年希拉里获得全国多数选民选票却因为得不到足够的选举人票而败给了特朗普;2000年小布什在佛罗里达州只比高尔多得537张选票不足该州选票总数的万分之一而拿走该州25张选举人票,高尔提起诉讼,官司打了36天由最高法院裁决高尔败给小布什。选举人制度是导致美国总统大选常常选票失灵而由法律诉讼决定胜负的根本原因。《纽约时报》在一篇评述中指出:“当今的选举人制度运作情况尤为鲜明地提醒人们,我们的民主是不公平、不平等和不具有代表性的。世界上没有其他先进的民主国家使用这样的东西。”

2020美国大选,因新冠疫情,各州都倡议选民采用邮寄投票的方式参加选举,全国大约有近一半选民邮寄投票。把选票亲手投进票箱,是民主国家公民行使选举权最神圣的一刻,邮寄投票则是让选民把选票不是投进票箱而是投进邮箱,使得投票如同寄信,投票那一刻的神圣不复存在。美国的邮递员,是社会底层的劳工群体,良莠不齐,这次大选,各地都有邮递员毫不在意的对待神圣的选票,损毁、丢弃、延误投递的现象比比皆是。任何国家的选举,投票箱都受到严格保护,选民不得假他人之手投票,美国却允许并倡导让邮递员代为投递选票,令人匪夷所思。

这次大选,人们还看到美国选举制度的另一缺失,就是在开票过程中几乎没有任何监督与复核机制,因此,互联网上有各种对开票过程的质疑,如一些在法定投票截止时间晚上8点后到达投票站的选票仍被点算,加州在8点投票截止后半个小时便宣布点票结果,一些票站拒绝观察员进入,一些票站把窗户挡起来不准人看点票过程。缺乏监督和复核机制的开票过程,使美国大选关键时刻陷入无序而混乱,给舞弊者以可乘之机,必然引发法律诉讼。

从2020总统大选看到的美国选举制度的缺失,使人觉得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美国,比世界上多数民主国家,选举制度至少落后了一个世纪。选举制度的缺失,使得某一次大选结果有利于某个政党,另一次大选结果有利于另一个政党,这种结果往往不是产生于选票而是产生于乱局,损害的是美国选民的权益,和美国的民主体制,并且使得美国总统大选时常沦为世界上一些居心叵测者、包括一些专制者主义者的笑柄。

美国人非常尊重美国的开国先贤为国家设计的政治制度,先贤们是伟人,是智者,但马车时代先贤们的智慧不可能预见互联网时代美国发生的事情。美国的宪法也不是完备的宪法,不然就不会有27条修正案。不少美国人早就指出美国民主制度、尤其是选举制度的缺失,二战后麦克阿瑟将军为战败国日本重新设计政治体制,就拒绝移植美国的制度。美国人不应该停滞在对先贤的崇敬与遵循中,美国人应该站在先贤的肩膀上,继续发展和完善新时代美国的民主制度,包括新时代美国的选举制度,这就需要美国的政治学者和政治家们鼓起勇气,从先贤不容置疑的政治正确中解脱出来。

2020美国总统大选又将是一次不靠选民的选票而靠最高法院裁决的选举,最高法院裁决,不论谁赢了,谁输了,输掉的都是美国选民。美国选民不能不为成了2020总统大选的输家感到悲哀。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