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文艺欣赏

巴黎展出日本浮世绘——在去京都的路上

音频 05:57
日本浮世绘« 木曾海道(Kisokaido)»中第41幅,溪斋英泉作品。
日本浮世绘« 木曾海道(Kisokaido)»中第41幅,溪斋英泉作品。 © 网络 wikipédia
作者: 艾娃
16 分钟

巴黎市立亚洲艺术博物馆 « 赛努齐博物馆(Cernuschi Museum) »目前正在展出,一百五十幅精美的日本浮世绘版画,重现了日本 « 木曾海道(Kisokaido) »的旅程。

广告

在日本古代,木曾海道是连接幕府将军住所的江户城,也就是现在的东京,与天皇所在地京都的五条交通要道之一。走这条路既可以步行也可以骑马,如果是有钱人还可以乘轿。全长540公里的这条路上,有69个驿站,平均需要两个星期的时间走完全程。沿途风景时而精巧迷人,时而雄伟壮丽。这是因为这条路既要经过内陆,又要在山间穿行,一共经过9座陡峭的山口

这次巴黎赛努齐博物馆(Cernuschi Museum)展出的浮世绘版画,既有博物馆的馆藏,也有来自乔治·莱斯科维奇(Georges Leskowicz)系列收藏的藏品,精美的水墨彩绘给人难以置信的新鲜感,使这一旅程重获新生。这次展出的版画是19世纪上半叶浮世绘大师的作品,如溪斋英泉(Eisen),歌川广重(Hiroshige),歌川国贞(Kunisada)或是歌川国芳(Kuniyoshi)。

在画中可以看到朝圣者,武士,商人,朝臣,或是简单的游客。农民正在脱粒,渔人用鸬鹚捕鱼。安静的水牛散落在这儿或那儿,似乎比那些正在劳作的脚夫还要悠闲。此外,还可以看到游泳的人们,如果不是脱的赤条条无牵挂,就是将打着大褶子的肥大裤腿拉到大腿根的男孩在戏水。

在自日本战国时期就有的小客栈里,抽着精致烟斗的男人,或是当时田园诗般的湖边风景,可不幸的是现在已经是高楼林立的城市森林。在用宣纸糊的隔扇内外,游戏正在上演,外面的街上是几位艺妓在相互争奇斗艳。里面是歌舞伎演员正在表演,娱乐客人。或者一位饥肠辘辘的禅宗大师正大口大口地吃着面条。

在这条道路上,用繁复的绳结技术固定的步行桥虽然令人惊讶,但并不能让人放心大胆地走上去。海拔更高的地方,性格化的瀑布和相邻的岩石如出一辙。简简单单的直线代表着细雨。而积雪因画面的空间而留白。黎明,夕阳或月光都是精美颜色渐变的最好借口。

还有那些山丘!山脚下的小村落,拥有万物有灵的威严。鸟瞰图可以捕捉众多这样的景象。有些地平线看上去是如此的遥远,可仍能看到在远处的海上,渔民捕鲸的惊人场面。赛努齐博物馆日本藏品系列负责人Manuela Moscatiello 表示:“这些木刻版画当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人们收藏它们就像收集今天的电视剧集或是各种小插图卡片一样。”

自从博物馆展厅重新装修以后,为了不让展厅的中心空旷无物,博物馆安装了展示柜。这里放的是一副盔甲,那里是书法用具,在过去是秀着菊花的和服,或是一挺古代的轻型长炮,一套烟具,数炳剑,镶嵌螺钿绘有樱花图案的红色漆制马鞍。

在有背带的小箱子前停一下,它是当代背包客远行双肩背包的老祖宗。还有两个野餐饭盒,一个装饰精美,另一个符合人体工程设计,也都要好好看看,因为这些展品中的每一样都是制作精良的高品质器物。

在这个看上去平和的日常生活社会,提炼出了如此多的神奇之处,那里的人与生态系统的相处是如此的和谐。歌川广重在最后一幅作品中留下了他唯一的签名。这证明了画家对他完成的系列作品的满意度。这也是另一个旅行者成功地到达了他的目的地。

这次展览唯一的遗憾是缺少歌川国贞创作的续集。由于新冠疫情,国贞的作品被留在波士顿的美术博物馆里。不过,展览中布置的数码设备使参观者能够得到对未能展出作品的精确认知。

“木曾海路上的旅行。从歌川广重(Hiroshige)到歌川国芳(Kuniyoshi)展”,在巴黎八区委拉斯开兹大街7号的赛努齐博物馆展出,展览将持续道2021年1月17日结束。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前往观看。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