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思想长廊

自然法的捍卫者雅克·马里旦第十二节 社会中的人与共同善之二

音频 11:10
法国思想家雅克·马里旦
法国思想家雅克·马里旦 © Wikipédia Roger-Viollet
26 分钟

[提要]理想的社会共同体,是由具有人格的个体所组成,它的目标是寻求社会的共同善。但是这个社会共同体,并非个人人格的聚合、叠加,而是一个有机的互动过程,是具有人格的人在社会中的交往,这个交往要保持个体人格的独立,同时又使社会形成辅助弱者的机制,它是保证个体自由和群体互助的一个过程。

广告

问:强调个体人格的独立,会不会无形中割裂社会共同体?

答:这当然是一个大问题。马里旦提出共同善这个概念,就是要避免个体至上的丛林原则和集体吞噬个人的极权原则。在他看来,如果我们把共同善看作个人私利的叠加,就会使强者追求私利,损害他人的行为有了一个借口,这个借口是说,人人为自己会自然地造成社会福祉的增加,从而促进共同善。同时,如果只强调社会的总体利益,不管这个利益以什么名义出现,国家、党、人民等等,就会造成个体被群体所吞噬,而更可怕的是这个群体可能只是掩盖某一党派甚至某一个人私利的幌子。这一点生活在共产专制国家的人更容易理解。在祖国、党、人民的名义上,社会中的各种权利被彻底剥夺,中国大陆流行的那句话,“离开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就是赤裸裸宣布了个体在党国之下等于零。所以在这两种情况下,都无法造就社会的共同善,而会造成弱肉强食和剥夺个人权利的恶。马里旦指出,“社会的共同善既不是私人利益的一种单纯的叠加,也不是那种专属于整体的利益。那种专属于整体的利益,将部分完全收归它自己,并牺牲这些部分以利于自己”。

问:看来马里旦讲共同善,是为了调节具有人格的个体与社会整体的关系。

答:对,因为在马里旦看来,社会中的部分也是整体,这一点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到,这里再强调一下。一个具有人格的个体就是一个整体,相对于社会而言,它是个体,是部分,相对自身而言,它就是整体,拥有完全的自然权利。不管他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他是智力超群还是智力平庸,不管他是黑人还是白人,总之作为一个人,他就应该拥有人格。这个人格是对上帝位格的分享。请听友们注意,这是他用自然法思想来确定人类社会的不变法则。这点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人间的律法来自神圣之法,也就是永恒不变的自然正义、自然权利。马里旦说,“社会的共同善为整体和部分所共有,就其部分而言,其本身也是一个整体,因为作为人格者的人这个观念所蕴含的便是总体性。社会的共同善为整体和部分所共有,它将回返过来,所有的人都必将从中获得益处”。请听友们注意,马里旦的人权思想就是建立在这个永恒律法之上,也只有在这个原则下,才能论证人权的普适与绝对。因为我们知道,在专制暴政国家,当局最常用的、剥夺人权的借口,就建筑在一些所谓的条件上,例如民众文化水平低,或某些民族,比如中国人不适于民主自由的生活,他们需要由党来管制,或人权是个发展的过程,现阶段还不成熟,等等。但是马里旦却说,人天然就拥有这些权利,也就是天赋人权。若他没有享受到这些权利,那一定是这些权利被人剥夺了。他说,“在人本身受到失去自然权利的惩处时,社会的共同善意味着承认作为人格者的人拥有一些基本权利,这是不可剥夺的”。因为承认拥有人格的人作为社会的组成部分,其自身拥有完全的权利,这就是承认社会拥有建立共同善的可能。

问:你能不能总结一下共同善的基本特征?

答;好。我们先看看马里旦谈共同善的目的。他说,“社会的共同善包含着一种最高的可能性,亦即最有可能使人们过上一种作为人所应过的生活,即与整体之善最高程度的吻合,以及最有可能使人们获得自由的扩展和自主性”。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列举共同善的三个特征,并将之称为核心特征。其一是,“它蕴含着一种重新分配,它必须在作为人格者的人之间进行重新分配,而且它必须有助于人们的发展”。他的意思正是在解释我们刚才讲到的,在强调权利时,人们注意的是人与人的界限,人人为自己的合理性。但这必然会带来不平等,把人格平等淹没在权利的不平等中。而共同善则避免了这种情况,因为它强调的是由追求共同善的目标而必须采取的对权利的平等的关注。所以当前世界上很多文明国家关注男女平等,性取向平等,包括同性恋、变性恋,以及种族平等,这些都是对权利的重新分配。其二,是对社会权威的重新确立。主导社会的权威,包括精神权威、行政权威都需要转变以往的权力构成方式,因为传统的权力构成方式是把社会成员当作管理对象,而转变却要把权威建立在追求共同善的目标上。马里旦说,“这样一种旨在整体之善的权威,其所针对的是自由人,它完全对立于另一种支配方式,即一个主人为了他个人的某种利益而针对其他人所进行的支配”。第三,他认为,“共同善不是一系列的好处和便利,在本质上它是一种整全性的生活,亦即普通人所应拥有的好与正当的生活。所以正义和道德正当性是共同善的核心要素”。这是马里旦的理想主义的宣示,他谴责马基雅维利主义,认为那是一种恶的政治。他说,“当权威是不正义的时候,权威就背离了它自己的政治本质。一项不正义的法律不是一项法律”。

问:看来共同善的提法带有相当强的批判性。

答:是的。我们能够看出来马里旦的这种想法,已经体现在联合国的宪章中了,因为人类必须要确立一个准则,一个应该如何行事的规范,来标志善恶的界限。当然我们知道,这个理想在现在的世界上远远未能实现。但如果不确立这样一个目标,一个规范,不点亮一盏灯,这个世界就会陷入完全黑暗的争斗。所以共同善不仅是某一个国家追求的目标,它更是面对全人类发出的召唤。好,今天我们就谈到这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