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国际纵横

疫苗上市东京奥云明夏可望举行 中国疫苗接种带有民族主义色彩

音频 11:39
Une carte du monde interactive sur un écran LCD. (Photo d'illustration)
Une carte du monde interactive sur un écran LCD. (Photo d'illustration) Getty Images - da-kuk
作者: 夏榕
32 分钟

辉瑞药厂表示,已于周五向美国卫生监管机构申请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授权(EUA),这是第一家提出EUA申请的制药商。新冠疫苗获将很快上市的好消息传出后,让人们对这场大流行将结束燃起了希望。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已表示,奥运会“将是出现在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另一方面,在中国接种新冠疫苗,就算还在试验阶段,纽约时报报道说,中国人似乎不以为意,业然成一种带有民主主义色彩的运动。

广告

新冠疫苗获将很快上市的消息传出后,辉瑞股价上涨1.6%,其合作伙伴BioNTech股价攀升6%,这一积极消息让人们对这场大流行将结束燃起了希望。目前美国累计新冠病亡人数已超过25万,全球累计病亡数已超过130万。

申请还包括关于大约100名12-15岁儿童的安全数据。辉瑞表示,45%的美国试验参与者年龄在56-85岁之间。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阿札尔(Alex Azar)在CBS的This Morning节目中表示,如果数据可靠,“我们可能在几周时间能就批准这只有效性达95%的疫苗。”

两家公司预计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将在12月中之前给予EUA授权,并表示它们随后基本上将立即开始发货。辉瑞此前表示,预计今年生产5,000万剂疫苗,足以供2,500万人接种。

疫苗上市能否促使东京奥运明夏如期举行

或许受到新冠疫苗研发捷报不断的鼓舞,国际奥委会日前表示,奥运会将于明年夏天在东京举行,据路透社报道,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上个星期以毫无保留的乐观口气表示,明年在东京将有一场盛大的奥运会,在他看来,届时全世界将在战胜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后到这里相聚。他在访问日本期间说,奥运会“将是出现在黑暗隧道尽头的光明”。

然而,纽约时报11月20日相关文章写道,自奥委会和东京主办方同意2020年夏季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以来,九个月过去了,围绕这一赛事的不确定性并没有消减多少,尽管举办一场成功奥运会的渴望正空前强烈。

纽时文章说,制药公司辉瑞和莫德纳已经宣布它们的新冠疫苗测试取得了成功,预计将于12月开始初步的分发。但是谁也不知道,到明年夏天,有多少奥运会选手、观众或志愿者能够得到接种。

文章续问,自四月以来基本上一直关闭着的日本边境能否开放,让奥运选手的朋友和家人或粉丝参加运动会?大多数运动员和后援工作人员在比赛期间居住的奥运村,能否起到某种泡泡的作用,与城市本身隔绝?运动员开幕前是否需要在本国隔离,还是在抵达日本后隔离?

主办方上周三表示可能会限制运动员在奥运村逗留的天数,并要求他们在比赛结束后立即离开,因为他们通常会在这时候进入市内庆祝。开幕式定于7月23日举行。

奥运会主办方计划到下月大致介绍他们打算实施的一系列防疫措施,但是熟悉情况的人都知道,一切都不是确定的,需要所有参赛者做好准备,即使到了赛前最后几个月也能迅速适应计划的改变。

然而就在上星期巴赫却描绘了一场祥和而健康的奥运会,向赞助商释放了一种明确而又重要的讯息,让他们准备好在七月来到东京。

在会见日本首相菅义伟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后,巴赫在上周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发言时似乎是在说,奥委会也许可以为来日人员支付疫苗费用,不过他说明年夏天的奥运会不会要求所有到场者接种疫苗。

巴赫表示:“如果有疫苗可用,那么国际奥委会将承担这笔费用,然后我们就能与各国奥委会进行合作,因为我们把这一努力视为对我们亲切的日本东道主的尊重”,他还说:“我们希望确保为了奥运前来日本的人尽可能都接种疫苗,这样日本人民就能有信心,感觉受到了保护。”

奥委会官员之后澄清,他们在获取或分发疫苗方面尚无任何具体的计划。

此外本月在东京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2020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Toshiro Muto)表示,东京巨蛋和横滨体育场最近允许更多观众入场的实验,让奥运官员们有信心采取足够的措施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武藤表示,外国观众的入场情况——能入场多少人,以及在怎样的条件下入场——将于明年春天决定。正在考虑的一些措施包括,要求旅客在登机前进行病毒检测,并在抵达日本机场之后接受筛查,而不是要求标准的14天隔离措施。

纽时指出,日本的民意调查显示,公众对奥运会的支持比较矛盾。据共同社上个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约38%的人支持明夏举办奥运,近32%的人说奥运应该再次推迟。近四分之一的人表示,奥运应彻底取消。

据该文章称,日本为筹办奥运会已经斥资120多亿美元,不过一些人估计,包括基础设施项目在内,实际花费在260亿美元左右。将奥运推迟一年已经额外耗费了主办方超过10亿美元。国际奥委会将对东京组织方增加一倍捐款至16亿美元,以帮助支付这些费用。

纽时文章还引述了智慧树(WisdomTree)投资公司日本办事处的负责人耶斯佩尔·科尔(Jesper Koll)表示,一届传统奥运会的经济活动能产生约100亿美元的效益。科尔说,对有着5万亿美元经济规模的日本来说,那只是个“零头”。但对赛事主办方来说,考虑到筹划奥运的成本,这是举办奥运的重要理由。

中国疫苗接种运动带有民族主义色彩

值得注意的还有,北京政府在疫苗大战中,为抢得先机与严防新冠疫情卷土重来,早已将未经试验证明的候选疫苗投入广泛使用。纽约时报11月18日由黄瑞黎与ELSIE CHEN二人署名题为《新冠疫苗效果未知?急于接种的中国人并不担心》的文章说,一位自疫情爆发被困在北京但需重返科特迪瓦工作的张先生,听说在义乌可以打新冠疫苗,当晚就做飞机赶往当地,他在一家医院外面排了四个小时的队,花了200元,打了疫苗。他对他胳膊上注射的东西仍处于试验阶段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这种态度已在全球卫生专家中引起担忧。

这篇文章写道, 接种疫苗的运动可能太成功了。义乌的500剂在几个小时里就全部用光。其他城市正在对接种者进行限制,或要求他们出示将要旅行的证据。巨大需求催生出黄牛(以前他们主要是帮人购买最新款的iPhone或火车票),有的黄牛以高达1万元的价钱为想打疫苗的人做预约。

这些接种者可能正在冒很大的风险。接种了无效疫苗的人可能会因为认为疫苗有效,而冒险行事。他们可能会因为已经接种了疫苗,而被禁止接种另一种更好的疫苗。过去曾发生过一些接种未经试验证明有效的疫苗造成了健康风险的例子。

这些潜在的问题往往没有人讨论。要知道,在一个因曾发生系列质量丑闻而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国家,证明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政府官员和主要制药公司的高管们当然自豪地说,他们已经接种了疫苗。

据纽约时报指出,在看过在中国接种一款候选疫苗的知情同意书副本,上面没有明确说明疫苗仍处于试验阶段。但中国官员为让人接种候选疫苗的做法进行了辩护。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高级官员郑忠伟上个月说,由于国外疫情严重,这种做法是“保护他们的生命健康安全非常必要的一个手段”。

纽时文章说,中国的努力已经带上了民族主义色彩,许多人赞扬本国有几种进入临床试验最后阶段的候选疫苗。文章以从西安来北京接种疫苗的王先生为例,他表示不担心接种的是实验性疫苗。他花了1000元,接种的是国药集团子公司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的疫苗。“国家说这个疫苗可以,”他说。“我觉得那就接种一下比较好。”

另外,文章还提到,过早使用疫苗帮助凸显出一个潜在的问题:获批疫苗的调配。需求如此之高,让政府和公司可能在国内以及中国政府承诺提供疫苗的其他国家分配疫苗上面临困难。

况且,一旦出现与疫苗有关的死亡或疾病的报告,都可能重新引发人们对疫苗的不信任。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