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国际纵横

苏晓康看美国大选:美国社会分裂原因非常深刻

音频 13:05
2020 美国大选两位主要候选人,拜登(左)特朗普(右)
2020 美国大选两位主要候选人,拜登(左)特朗普(右) AFP
作者: 艾米
34 分钟

在全球几个月来的高度关注下,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竞选活动,美国总统大选终于在本周二11月3号登场了。无论结局如何,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都应该会在美国历史上被记上一重比。《河殇》撰稿人,流亡美国的作家苏晓康先生在分析美国大选时指出,他从大选中看到的是美国左右阵营的“文化战争”,宗教的影子也越来越突出;从国际政治上看,他认为特朗普在四年前当选以及美国的国际战略局势布局是三十年以来的全球化所带来的蝴蝶效应。

广告

实际上,从多个层面来看,这场选举都非常特别。无论是民众投票创下新高,还是白热化的竞争,再加上新冠疫情肆虐让美国成为感染和死亡人数都居全球最之首的国家的背景,特朗普都未能幸免,他在染疫隔离入院治疗一周后迅速返回热烈参加竞选造势活动的支持者中。而反观他的对手,拜登团队的竞选策略似乎是以静制动,主要原因世人皆知,虽然今年两位竞争白宫主人的主要候选人是拜登和特朗普,但是如果可以将美国选民分成两个阵营的话,很显然并非民主党和共和党这两个美国传统大党,而更是热烈支持特朗普和极度厌恶特朗普的两大派别,很多人投给拜登就是因为反对特朗普,而并非支持拜登的竞选纲领。所以,有分析将这场选举戏称为 “对特朗普的全民公投”。

“政治素人”特朗普的四年执政被反对人士指责为严重地破坏了美国的民主制度,同时也撕裂了美国,激化了种族冲突。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或许特朗普的四年执政和2020年选举是一个历史拐点。

全球化和特朗普入住白宫有何关系?

法广:特朗普以政治素人的身份,四年前“出乎预料”地登上了美国政权的最高峰,但他四年执政以来都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您如何看特朗普这个人物的出现,以及在美国的政局和政坛上所带来的影响?

苏晓康:四年前,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竞选的时候,结果出来就让媒体和民调公司全都跌破眼镜,因为结果与预测完全相反。这里有一个大家都没有分析到的因素:美国中西部的中产阶级。正是这些人将特朗普送进了白宫。现在的基本看法就是这样,因为那些人所在的选区和所在的州都是关键性的摇摆州。而这个现象的背后,有一个更大的背景,那就是就是30年来的所谓“全球化”。

我们过去讲“全球化”指的就是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东方国家进入了世界,进入了西方的眼里。但实际上,我认为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国。中国三十年的崛起的原因基本上就是让美国的资本进入了中国,让美国大量购买中国产品。而后果,就是把美国中西部的工业和市场全部抢走了。这样就出现了大量的失业人口,中产阶级的失业潮因此而来。

究其原因,造成这个结果的基本就是这些年以来在白宫里面的掌权人,包括柯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两个民主党一个共和党的总统,但是美国的两个大党都要和中国做生意! 在六四屠杀以后,邓小平说采取“韬光养晦”策略,要江泽民和美国做生意,邓小平初衷是为了挽救中共的执政合法性的,这一点美国人根本就不懂。柯林顿也非常得意,他和江泽民签署了两个很重要的决议:让中国获得最惠国待遇,也进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进而促进了中国的崛起。那是谁干的呢?就是克林顿。

但是他没有想到,中共这个集权政府是通过列宁式的集权方式来输出廉价劳动力。这也是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现象:从18世纪的西方工业革命到后来的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之后的美国崛起都没有发生过类似局面。只有到了2000年以后,中国共产党才实现了其老大哥苏联的政权在和西方国家,尤其是和美国的竞争过程中的野心——苏联就是因为计划经济落后输给了美国,但是中共政权不仅没有垮掉,还拿来了西方的市场经济。但是他使用的是廉价劳动力:在非常低的工资、没有福利也没有人权的保障的情况下,让有大量农民工组成的中国工人劳动,产品都是卖到美国和西方国家。

这样一种全球化恶果极其严重,其中之一就是在西方造成了中产阶级的赤贫化。美国主要的传统产业的地区,中西部的中产阶级生活严格讲并不是很富裕的。但是基本上来讲,一个丈夫出去工作可以养活一家人,靠的是什么呢?现在我们可以说,靠的就是剥削中国的廉价劳动力,而这并不是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所保障的,而是由共产党的极权制度所保证的,因为他不给中国的农民工涨工资。但是现在情况改变了。中国劳动力的成本已经上升,中国也就没有多少市场了,现在欧美的市场都跑到了东南亚。但是,这是三十年来中国靠廉价劳动力,在一个极权的制度下对西方的一种剥夺。

这种剥夺的局面要形成需要两种因素。一个是中国的极权制度,另一个需要西方的华尔街、白宫和政府愿意和中国作交易才能实现,包括我刚才讲的美国那几个总统。所以到了2016年的那场大选时,美国中西部的老百姓就把特朗普这样一个地产商和亿万富翁送进了白宫。

那么特朗普在竞选当中能够赢得这些选票的主要原因就是,他承诺要帮美国人从中共手中要回美国在30年中失去的利益,这就是后来我们看到的贸易战。贸易战也让习近平焦头烂额,也让中国的经济受很大的影响。但是特朗普并没有想推翻或者结束中共这个政权,他的目的就是要帮美国要回这三十年之内失去的东西。

何谓美国的左右“文化战争”?

法广:特朗普在四年前以这种特殊的方式进入了白宫,但或许也打开了让西方世界看到问题所在的窗口。在四年之内可能没有完全解决他希望解决的问题。那么,您认为今年的总统选举产生出来的美国总统会有什么样的作为吗?

苏晓康: 拜登完全就不是特朗普的路线。拜登就是要延续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的路线,他本身就是奥巴马的副总统。而民主党的方针,就是要延续克林顿当年和江泽民谈判好的两边做生意政策,利用廉价劳动力的方式和美国做生意来维持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我想如果拜登上台,他还是会继续走这样的路,因为中国这30年来资本主义基本成型。目前廉价的劳动力已经转移到了东南亚国家,但老板都还是中国的。美国如果要维持和中国原来那样的全球化关系,还是可以继续维持下去的。

但是如果穿特朗普上台就完全不一样了,特朗普就是要把已经搬到中国去的产业通通拿回美国来,但是他的这个想法并不现实,也不符合市场规律。全球化当然有问题,但是全球化按照价格的规律来走,也符合市场规律。现在真的很难讲如何来解决全球化带来的问题。没有人知道怎么办……

这两个总统的选举如果要维持美国的市场和经济的话,当然就要决定是否还要继续维持30年来的全球化发展方式。我想拜登就是要继续延续这样的方式,但特朗普并不会同意。

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也就是在特朗普和拜登这两个总统候选人的竞争背后有一场,我称之为美国的“文化战争”,也是左右两翼的斗争。特朗普代表右翼,右翼是中西部的中产阶级,也是美国的基督教徒和基督教势力的政治代表,他们反对的是左翼中,包括民主党和奥巴马这样的政治家以及好莱坞现在的价值观念所代表的新价值观,包括同性恋婚姻,变性合法等等。

我认为这个现象在美国走得特别激进。从人权运动和民权法案以來,大家就尊重所有人的选择,不论什么价值观念都有其存在的权利,但是这种非常超前的价值观如果要让全社会接受,自然就会产生反抗的力量,这些东西都造成了美国现在的左右争执。

我认为左倾很超前,但没有社会基础,主要涉及到美国东西两岸的大城市,包括洛杉矶纽约的年轻人,他们受过高等教育,也非常热衷于新的价值观。但是美国中西部却是非常广泛的普通农民,他们都是基督徒,在观念上就比不上东西两岸先进和超前。这也是美国在政治上出现不同的总统总统和政治领袖的原因,这里边当然也有很多地理上的因素。30年以来,中国的全球化主要影响了美国这些普通的老百姓的生计,他们甚至在政治上找不到能够代表他们的领袖。

而价值观念上的文化战争冲突也有非常复杂的地方。因为911在美国造成了严重的震动,也唤醒了已经在这么多年来正在沉睡的基督教基本教义派的意识,现在中西部的基督教徒既反对伊斯兰的极端倾向也反对左派的超前的价值观念,他们两边都反对,所以美国的分裂实际上是非常深刻的。

非常感谢苏晓康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